曾以為會有一棵永生樹 藏在我們之間的花園
只是花終究會凋零 夢終究會破敗
永生樹 原來只是神話

我在夢醒的那一刻 沒有眼淚
過去曾經以為會淹滿整座花園
或許是內心的園丁早已知道
枯萎的樹 多少水分也喚不醒
也就沒有必要浪費了

微微帶著雨滴的夜晚
或許是個適合別離的時刻

就走吧
靜悄俏的走吧
從今以後又是兩段路程

往後或許有一天
花會再開 樹會再生
只是我再也不相信
那曾經深信不疑永生神話

全站熱搜

misosu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