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還是表白了,隔壁班的茂仔.
我不曉得芝晴有沒有答應,因為我沒問,她也沒說.
日子還是一樣在過,我和她一樣規律的上下學.
「妳跟茂仔怎麼樣了?」直到我終於忍不住了,才問出口.
「我?跟茂仔?」她用不解的眼神看著我,疑惑的問.
「就是...」
正當我開口,她像是想到了什麼,接著繼續說.
「喔~你是說茂仔跟我表白的事?」
「嗯...」我點了點頭,臉不知怎麼的紅了.
「我沒答應他.」她把兩手背在身後,像是說了什麼秘密似的.
「怎地沒答應啊?」心裡莫名的一陣高興.
「我喜歡的又不是他...」她嘟著小嘴說道.
「那妳喜歡的又是誰?」一問出口我就後悔了,怎麼好問女孩兒這種問題呢.
她瞅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生氣的走掉了.
我只得傻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欸,兄弟,怎麼這樣無精打采?說說,好兄弟幫你分擔分擔.」
陸靖搭著我的肩,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來.
「哎呀...沒什麼啦.」我裝做沒事的樣子,不想讓他擔心.
「是不是...跟你的好妹妹吵架啦?」他賊賊的笑著問.
「呵,你是諸葛孔明啊?這樣神機妙算?」
「這幾天也不見你們談天說笑,也不見你們一同上下學,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來啦.」
是啊...打從那天,她就一直沒理我了...
「跟兄弟我說說,究竟你們倆發生了什麼事.」
我就把當天的談話一五一十轉述給他聽.
只見他聽完,想也沒想的就說:「唉呀,這不很明顯了嗎?」
很明顯?什麼很明顯?我說錯了什麼很明顯嗎?
「芝晴她喜歡你啊!」他用很堅定的口氣這麼說.
她喜歡我???
「唉呀,別鬧了.」我撥開他搭在肩上的手,很無奈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嘛...
「信不信由你,反正這事兒也是傻子都看的出來的了.」
他說完,便轉身走進教室,我怔怔的看著教室裡的芝晴,想著陸靖說的話.


回到座位上,我看見一張紙條,一邊想著是誰傳的,一邊打開了它.
裡面寫著這麼一首詩:
  風落雨滴荷雨亭.
  君似有意似無情.
  問君幾何相思苦.
  道是知情不知情?

我的文學造詣也不算是差的了,這樣一看我也全明白了.
心裡頓時一陣歡喜,原來芝晴和我想的,竟是一樣的.
「一起回家吧?」我鼓起勇氣跟她說話,臉又不自主的紅了.
她拿起書包,什麼也沒多說,只是拉著我的衣角.
從以前就是這樣了,每次到了要回家的時候,她總會拉拉我的衣角.


今天的回家路上格外的沉默,我們都沒說什麼.
直到走到她家門口,我才鼓起勇氣開口說:「那紙條...」
「只是首詩,別亂想.」她別過臉去,頰上似乎還有些嫣紅.
「我是想說...想說...」
怎麼到這緊要關頭卻說不出口了.
「想說什麼呀...」她小小聲的問,轉過頭來看著我.
被她這樣眼神一對上,我就更說不出口了...
過了好半晌,才緩緩吐出:「我喜歡妳...」這四個再簡單不過的字.
說畢,她微笑著轉了轉晶亮的眼珠,背著手走到我身旁,悄悄的說了三個字.
「我愛儂.」


*我們的兒女情長,似乎終究抵不過一個大時代的命運.*
待續...

全站熱搜

misosu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