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沉睡起的午後一點半.
賴在床上
其實聽來可笑的羈絆
硬是不願意醒著面對未來
殘破可笑的春秋大夢
拿著榔頭一把敲碎的快感

生活如此糜爛
未來只會更迷亂

你的我的他的遠大的志向
都比不上枕頭跟床
夢中一切如此自然
我是超人
我是神燈
我是警察
我是......


於是乎時間推移
卻推不走所謂陋習
生理時鐘滴滴答答
似乎在抗議對他無端的指控

醒著醒著
睡著睡著

是活在當下還是活在黑暗
昏眩中啞然失笑的淚

全站熱搜

misosu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