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埋首在傳播理論的書堆裡
仍不忘時時關注社會的動態
最近18%的議題 又把階級對立的理論 再次搬上舞台

今天有人問我
如何利用傳媒的力量使帶有政黨色彩的選民理性化
(這裡我倒覺得應該使用 政黨偏見 而非政黨色彩)
雖然我提出幾項看法
例如:
媒體本身應超脫政黨之外(包括黨產退出媒體界 以及 之前很夯的置入性行銷)
報導應客觀中立
地下電台合法化或退場(這裡並非是意在管制地下電台言論 而是當其論點與事實有所出入時 至少能夠即時發現並提出指正)
政黨應與對立傾向的選民建立對話機制

不過即便上述這些都能付諸實現
我對於台灣的階級對立情況 仍舊不抱樂觀情況

馬克思曾經預言 社會階級對立最終會透過勞動階級的抗爭與革命
最後達到一個沒有階級 沒有對立的平等社會
這個預言當然很顯然沒有實現
歷史與其背道而馳

該說是馬克思對人性太樂觀 或者是對資本主義太小看呢?

不過就我的看法而言
階級對立是一個循環
即使消弭了舊的階級對立 新的也會迅速生成

以台灣為例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
從過去漢人與原住民的對立
到日據時代 日本殖民政府與反對勢力的對立
後來光復後 從中國撤退的軍民與早在這片土地生活的早期移民漢人(閩客族群)的對立
延展了數十年 直至如今雖然稍有消減態勢 仍舊無法完全屏除

從社會的角度來看 現今的社會也處處是對立
支持死刑與反對死刑的對立
支持同志與反對同志的對立
舊世代與新世代的對立
到最近被掀起的 軍公教人員與大眾勞動階級的資產對立
不需著墨甚深 信手拈來都能抓出好些例子

有人可能會說 台灣在獨特的地理環境與歷史背景下
造就開放性的民族特性 才種下這充滿對立的後果
但放眼觀整個世界 又豈不是如此
第三世界與美國的對立
以色列與阿拉伯勢力的對立
甚至是最近南北韓情勢緊張 不也是對立的鐵證

所以我認為 在人類的歷史上 階級對立是無可避免的
所謂物以類聚 每個人本就分屬各個意見團體 而這些意見團體中有些互容 有些互斥 有些互不相關
這些也是我們在人際關係上對立的體現

階級與對立不是問題的核心
問題的核心在"對話"
在我們談傳播 談溝通 談說服時
"對話"是必要的元素
大眾傳播的單向傳送訊號 已經被學者指出 僅能改變認知 加強印象
真正能夠改變態度的是雙向的人際傳播

幸好我們的社會是言論自由的社會 是開放的社會
能夠成為一個中央廣場的小小發言台
讓各個對立的群體都能發聲 都能暢所其言

這個社會建構的真實 其實只是一種多數人的真實
而透過對話 我們才能使這個真實 不屬於固定的一群人
而成為流動的水 匯集者成河 背離者乾涸

全站熱搜

misosu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