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愣住了,真的完全愣住了.
我微張著嘴,傻愣愣的直到他唱完整首歌.
凌紫是這麼告訴我的.
而我自己當時則是完全沒有意識.
等到我回過神來,只見全班40幾雙眼睛仍舊盯著我瞧.
大毛他們還在講台上歡呼,鼓掌叫好.
奇...奇怪.
明明上台丟臉的是他,怎麼我的臉也紅不隆通的...
幸好下課鐘聲及時響起,我趕忙跑出音樂教室.


我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直到回到班上.
說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跑.
只是覺得很尷尬很尷尬,心臟很難承受那種氣壓.
轉身走出教室,在洗手台洗了洗臉,才終於平靜了我的心情.
接著回到教室裡坐好,準備上下一堂課.
上課鐘聲一敲,同學們紛紛回到座位坐好.
怎麼我還是覺得所有人都不時的盯著我瞧?
一下是前面,一下是左邊.搞得我心神不寧...
我...我覺得我的臉好像又紅了起來...
唰的一聲,理化老師走了進來,這才終於感受到周圍的目光消失了.
於是我拿出課本,轉向前方看著黑板,準備開始專心上課.
才一抬頭,就感受到面前有一道莫名的目光.
調整了焦距仔細一看,天哪?!他沒事轉過頭來幹嘛?
狠狠的被他嚇了一跳,我驚魂未定的撫著胸口.
看著他用唇語說道:「你沒事轉過頭來幹嘛?!」
他正要開口,卻有人比他早先一步說話.
「嚴凌甫、梁昀薰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理化老師一貫嚴肅的口氣說道
「老師,他們在談情說愛啦!」大毛笑著說道
「下課走廊鴨子走路三圈,大毛你也是.」
鴨...鴨子走路?!
我狠狠的瞪著他,那個依舊是一號無辜表情的渾蛋!
天哪...我怎麼這麼倒楣...
我在心裡不斷的吶喊著...


我累的攤在床上,好不容易才把明天要考的科目看完了.
可惡...腳好酸.
都是嚴凌甫那個笨蛋害的...
害我被罰鴨子走路,明天腳一定痛的要死...
想著想著,突然間浮現了某個場景.
「老師,是我轉頭跟梁昀薰講話,跟她沒關係啦.」
「少來,我明明看到她在講話,不要想騙我,都去給我走三圈.」
「可是...」
「再吵就多罰你一圈.」
那時候的他,背影看起來好勇敢...


「梁昀薰,我喜歡妳.」
放學時,他莫名其妙擋在我前面,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快速貼近.
接著,我的嘴唇...有種奇怪的感覺...
「嗚...」我緊閉著眼,使盡全力把他推開.
真是太噁心了,真是太噁心了!!!


待續...

---------------------------------
曖昧

詞︰姜憶萱/顏璽軒 曲︰小冷

只能陪你到這裡 畢竟有些事不可以
超過了友情 還不到愛情 遠方就要下雨的風景

到底該不該哭泣 想太多的是我還是你
我很不服氣 也開始懷疑
眼前的人 是不是同一個 真實的你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 找不到相愛的證據
何時該前進 何時該放棄 連擁抱都沒有勇氣
曖昧讓人變得貪心 直到等待失去意義
無奈我和你 寫不出結局 放遺憾的美麗 停在這裡

全站熱搜

misosup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